第二章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心中茫然地一震,仿佛回到某个秋高气爽的午后,沈琴师看见坐在檐下独自玩耍的我,走过来,咬牙切齿道:死捣鬼的小杂种!看一眼都要脏眼睛的!

六哥隔得远,没听太清楚,问我:太子跟你说什么?

我笑:太子说我念书三心二意,要加把劲。

六哥说:那你乖乖的,六哥不打扰你了,我留着鹿肉等你。

他弯着腰,钻出了灌木林,一边跑一边挠,像个滑稽的猴子,蚊子太多,盯得他脸上脖子上都是包。我深吸一口气,回过头,正对上姜明珏的眼睛,他冷笑,我微笑。

我希望有人对我好。如果得不到,那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他看着离去的六哥,一点点沉下脸。我总是怕他那神情,又转头去望窗外水边婆娑的树影,水中藻荇横行,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炸鹿肉、干煸鹿肉、烤鹿肉、熘鹿肉此头小鹿不知遇何大劫,遭此毒手。我看了一眼满嘴都是油的六哥,嚷嚷道:皮给我留着。

那还用说,他将高足银杯里剩下两块鹿肉拨到我碗里,都是鹿腿上最嫩的肉,多吃点,别尽跟吃猫食似的,回头饿着自己。他絮絮叨叨,像个操心的父亲。

我希望有人对我好,虽然对我好的只有二姐跟六哥。只是想被爱,哪怕无人肯来。

我就着六哥的话,低头吃得很急。他手足无措,看到我的吃相,渐渐安静了下来。六哥虚虚地搂着我,拍着我的肩,像哄一个小孩子,笑了:这么好吃啊?汗都出来了。他抽出干净的中单袖子,抹掉我脸上来源不明的水珠。我说好吃,我断断续续地告诉我的六哥。

鹿肉吃多了烧心,第二天我整张脸都烧得绯红,庄重如太傅,也惊悚地看了我几目,只是客气,忍着没问。

午间趴在书案上小憩,睡得昏昏沉沉满头大汗的时候,一只手贴上我额头,像是久旱的土地引入清亮的水流,舒服地只想让人叹息,我喃喃道:六哥突然,一盏冰冷的清茶兜头浇下,从额头一路滑到了我脖颈。我心头一凛,猛地睁开眼,是姜明珏。他屈一膝,席地坐在我身边,见我醒来遂冷淡地抽回还在我我额头上的右手,他左手还端着一盏空了的瓷杯。他见我戒备地后退,只一哂:很失望?他嘴角微勾,是个不甚讨人喜欢的笑容,俯身过来,每说一字就缩短我们之间一寸的距离,不是你的六哥。他的眼睛黑得像一潭漩涡,好似再看下去就要跌入万劫不复。于是我转头,避开与他四目相对的结局,笑道:太子玩笑了。我的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被姐夫误当成姐姐干了 【总//攻】被背叛的禁欲攻他成了知名网黄 被疯批调教控制的双性共妻 人妻beta和小叔叔出轨的一百零一招 睡前强制爱故事短篇快乐文集 小鱼要自己做饭吃(bdsm) 【gb向哨】重生后和上辈子囚禁我的首领he了 成奴之后——小剧场 偏偏出轨女绿茶(攻不洁) 爹死后继承了 小母狗 津门渝梦 我当了死对头的对食 侍奉夫君的日常 【父子】蚕食 女攻女帝玩男人 给反派送老婆【快穿/双性】 【G/B】淫贱男模尿道调教 病娇黑化强制男主短篇合集 今夜星光璀璨